大连外国语大学 > 新闻中心 >  媒体大外 正文
网站首页      |      大外要闻      |      校园新闻      |      媒体大外      |      大外人物      |      校园展板      |      记者视角      |      规章制度      |      队伍建设
 
信息发布
大外人物

中国高校之窗:大连外国语大学林则...

大连日报:62名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大...

光明网:于立极《美丽心灵》被译成...

人民网:大外学子斩获第二届俄罗斯...

搜狐网:“忆·莫斯科”董风水彩画展...

半岛晨报:大外师生获全国新媒体创...

大连晚报:大连外国语大学校长刘宏 ...

大连晚报:大连外国语大学教授王大...

新商报:大外女生用两个月跨专业拿...

大连日报:冬日暖行 学子回家

稿件来源:大连日报    图片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时间:2021-01-20   访问次数:

    / 杨雨鑫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谢小芳 /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冬将尽,春将始。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最后一个节气。“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春华秋实冬藏,从繁华到素净,一岁轮回。冬寒有尽,归家有期。大寒时节,唯有归家暖人心。大连高校的学子们在这个时节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假期。

    1月14日开始,大连低风险地区的高校开始分批次有序放假。对于广大在连高校学生来说,这是一次特殊的回家之路。卫健部门加班加点核酸检测,高校与公安、交通、机场、车站等部门紧密对接,力求做到每个步骤无缝衔接,送同学们平安返家。
 
    大连外国语大学德语学院2019级的杨雨鑫,家乡在辽宁省丹东凤城市赛马镇。1月18日,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跟随杨雨鑫的返乡步伐,用镜头记录了他启程的点滴。这几天,对于杨雨鑫来说,也是难忘的一段人生旅程,他在日记本上记录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
 
    1月14日 接到放假通知
 
    考试结束两天了。之前,幻想过考试周结束后,我们要尽情地嬉戏打闹玩耍,现在都被现实冲淡了。宿舍三人正对着摆满复习资料的书桌一脸茫然,记忆中似乎也再找不到任何一个假期比起这次更令人期待的了。突然,我们三个人的手机一起振动,就知道这是年级群又发新通知了。懒懒散散,不紧不慢,这真的是我们打开这条通知时的真实写照。而后瞬间画风突变,又大有“垂死病中惊坐起”那味儿了。“何病?”“思乡病”;“何医?”“当然是还带着余温的放假安排!”一下子寝室的气氛就被这条通知带动起来了,大家说笑着,一边迅速打开购票软件,一边大谈回家之后自己的安排。我们三个都打算假期好好复习专业知识,为专业四级考试作准备;除此之外,我还想在闲暇之余读几本好书;王茂兴打算去实习、学习如何弹吉他;陈傲打算用这个假期考下驾照,再参加一些社会实践。
 
    1月18日 坐校车去高铁站
 
    这两天,其实挺忙的。核酸检测,打印检测报告,填写返程信息表格,签承诺书……不过只要想到可以回家,这一切都值得。
 
    昨天晚上计划早早睡觉,还设置了今早6时的闹钟,生怕睡得太沉错过了去往大连站的班车。可回家的喜悦难以抑制,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困意的我开始和室友谈人生、谈理想。说来也怪,好像每次放假的前一天晚上做的梦都是类似的——忘记带身份证、睡过头了……惊慌错愕之余,收拾行李才最重要。
 
    9:30,我到了校车乘坐点。今天虽说气温回升,但由于有风,体感温度还是很低的。排队中的我在风中突然想到杨绛先生的一句话——“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疫情中,我脑子里每天想了好多东西,可是到现在心中也没有太明确的目标。我该立足当下,多读一些书来充实自己,现在这种状态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一抬头,看见站在寒风中的校车点工作人员,还有报名来做志愿者的老师正在有条不紊地检查每一位同学的身份信息和核酸检测证明,做好信息登记。由于每一位同学的出发时间都不同,老师和工作人员每天凌晨两三时便要开始工作,而他们所做的每一点努力都是为了能够保障我们平安回家。 
 
    10:00,校车上秩序井然:大家佩戴口罩间隔就坐,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回家的喜悦,即使隔着口罩也可以被感知到。看着窗外学校熟悉的一草一木,我已经开始想象春天校园里万物复苏的画面了。
 
    出了校门,朝窗外一瞥,发现有一条马路的名字是“思亲路”。坐了这么多次校车,怎么以前从来就没发现过呢?车继续向前开着,经过星海湾大桥的时候,倾泻在海面上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闭上眼,又想起刚开学时,一家人误认为大桥两边每盏路灯上停歇的海鸟是设计师的杰作的场景了。
 
    过了没多久,校车缓缓驶进了大连站停车场。我们没有急着下车,司机师傅帮忙将行李箱都拿下来,我们每位同学带着自己的行李箱自觉站成两队,有序等待进站。大连站也为我们返乡大学生开辟了学生专用通道,方便学生返程。
 
    12:31,经过两个多小时漫长的等待,我终于登上了回家的列车。订票时特意挑了个靠窗的座位,毕竟有将近三个小时的行程。当列车经过金州的时候,回望这座小城,“身姿”依旧挺拔,我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里的每个人都为战“疫”付出了全力。现在,这座城市正重归疫情前的那份活力四射的精神风貌。
 
    15:28,列车准时到达通远堡西站,距离到家,仅剩1个多小时的车程。
 
    1月18日17:00 回家
 
    出了高铁站,父亲接过我的箱子,绕到轿车后备厢处,没有作声。母亲从车内打开了门,一把把我拽过去,“儿子,快上车。”
 
    家里并没有极其丰盛的佳肴,只是普普通通、十分平常的两份家常小菜:鸡蛋炒肉末,小白菜丸子汤。可哪怕再平常,只要有家人陪伴,那也是这几个月来我吃的最温馨最幸福的一顿饭。
 
    饭后之余,不禁感叹,疫情防控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快的进展,我们之所以可以这么快踏上回家的旅途,是得益于省、市防指最高标准和最高要求地对疫情进行防控,更得益于我们每个人的积极配合。疫情发生后,我们坚守在校园,做好个人防护,不让家人、师长担忧,不给社会添麻烦,认真上好每一堂课,这就是最好的战“疫”行动。 
 
    大寒过后又立春,新一年的节气轮回即将到来。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疫情定会退去,真正春暖花开之日,定是欢声笑语,山河如画。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王华摄
 

责任编辑:刘艺丛
 



线
   
校内网站:
兄弟院校:
媒体链接:
版权所有© 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