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外国语大学 > 新闻中心 > 大外人物
网站首页      |     大外要闻     |     校园新闻     |     媒体大外     |     大外人物     |     校园展板     |     记者视角     |     规章制度       |     队伍建设
 
信息发布
大外人物

自东而来 艺术家石自东在巴黎给力中国大连(图文)

稿件来源:[1月23日]《大连日报》B01版   图片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时间:2011-03-10   访问次数:

    选择——艺术成就的内在引擎

    2002年的春天,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石自东来到了浪漫之都——大连,他曾文中语:“我喜欢把城市当博物馆来阅读;把风云人物当风景来欣赏……”

    采访石自东时,一直对他的学缘关系和为什么喜欢居住这个城市刨根问底,总觉得他会有一个不寻常的教育背景和一个神秘的选择。在这之前,他效力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是当时国内油画专业领域最年轻的教授,于2001年经中国文化部批准,中国油画学会选派,赴意大利、法国、德国、西班牙、奥地利、荷兰、比利时等国进行欧洲美术学者访问。对他艺术作品影响很深的是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期间的老师杨飞云(现中国油画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他也时常会聊起在哈尔滨师范大学本科学习时那些非常敬业、德高望重的先生们。石自东总是满怀深情地说:“在中国的北方那是一所非常好的大学,历史、中文、哲学、电影、音乐的共同课和选修课与各种讲座等为我们那代艺术学子打下了很深厚的基础。”多年来,很多关注石自东的业内人士和朋友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疑问,石自东在他事业蒸腾、人脉顺达、收入颇丰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北京、上海,而是毅然选择了大连,埋头于大外国际艺术学院的学科创新建设研究和教学团队管理模式探索,即使在艺术市场最为火爆的那两年,依然是无怨无悔地跨省读MBA、赴英国读当代影像硕士,潜心拓展画外功践行八年。

    2010年他的作品频频炫目登场,从被梅德韦杰夫总统收藏的油画作品《树与桥》;到巴黎大皇宫的《中国农家灶的变迁》;再到卢浮宫“沙龙特别奖”的《野花与玫瑰》;可谓重出江湖起点之高,这些让我们在远离文化艺术轴心的大连,犹如隔窗看到盛大节日接二连三的爆彩礼花。应接不暇之时,厚重的一本400余页的《石自东画集》已经呈现在我们眼前,仔细翻完,就会发现石自东对当代艺术的国际视野和对艺术家分担社会责任的坚持,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概念传达。

    时光——以动态的投射凸显城市思想的推演

    “2010年的秋天被巴黎浪漫得一塌糊涂,街道上的梧桐树叶舍不得打扫,任人把那烫着金又挂着红釉的落叶拌来拌去,耀眼的夕阳似乎老远地就看见了一场大雪要来,打个招呼便一头扎进云里,好几天才肯出来看我一眼。若不看日历,我分不清秋几天雨再冬几天雪的这顿折腾。10年前,我曾来过这里,顶礼膜拜了卢浮宫、奥赛、蓬皮杜……向历代大师们学了很多真本事。如今卢浮宫、奥赛、蓬皮杜仍面不改色威严地伫立在那里,每年吸引着世界各地8000万人的访客,风雨中长长的排队等候依旧。沿塞纳河岸最抢眼的是总统府对过的大皇宫正在展出莫奈的大型回顾展,其预售票已经卖到半年后,以至不明来者眼睁睁地空返回国……”石自东诗意地描述着此次巴黎印象。

    2001年,石自东曾以美术学者的身份来到过巴黎。十年之后,发现巴黎这座世界艺术之都以一种冷静的态度在微妙的演变着。“因为巴黎的楼层不高,阳光的亮度显得非常的饱满;街上的梧桐叶有意保留堆积在脚下,让行人与自然亲和地交流岁月的流逝……”石自东用画家的眼睛在搜寻着一个城市发展的动力与恒力的平衡。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日新月异不可避免。城市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经过无数次洗礼、无数次沉淀才成就一个城市的气质和表情。

    石自东还是中山区美协主席,近几年他们发起艺术行动,对中山区三十多处保留建筑和旅顺太阳沟老建筑进行了历史调研、学术讲座、群体美术影像创作和文献整理等展览活动。百年收藏第一回:《大连老建筑画展》、百年收藏第二回:《旅顺·旅顺》艺术行动展等,获得很多艺术家、文学家、摄影工作者及政府、社会各界的参与和支持。特别是在中山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以文化艺术策略对大连城市新旧建筑资源的整合与可持续开发、历史城市文化生态的传脉等重大现实问题,引擎公众广泛关注和多元思考。为市委、市政府在“十二五”期间把大连建设成为现代文化名城的决策,提供城市文化软实力建设的智力支持。

    置身在巴黎的石自东,魂不守舍地无时不在把眼前的城市与家乡浪漫之都——中国的大连频繁地对焦,好像每一次悦耳的快门声都能飞回他钟爱的大连。

    艺术——传播城市文化精神种子的天使

    巴黎的艺术至上,是政府全力推动经济、政治的文化战略,如法国巴黎市政厅的办公大楼,1/3的面积是文化艺术的临展厅,并拟定政策鼓励巴黎的房地产开发商盖楼建房必须把底层和顶层设计为能供艺术家使用的工作室。

    石自东获得“沙龙特别奖”后,受到巴黎主管文化艺术的副市长吉拉尔先生(Christophe Girard)的接见。当走进他办公室时,感觉就像走进一个艺术学院的办公室——墙壁上挂着巨幅当代艺术油画作品和他本人的摄影作品及所收藏的世界各地的艺术作品;圣诞卡也是专请巴黎有名气的艺术家用作品来设计的。聊起当代有影响的艺术大师,吉拉尔先生如数家珍,他向石自东传达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并告诉石自东他已经有2000汉字的积累,向中国的艺术家深表敬意。

    法国前财政部部长、现欧盟论坛主席菲利普先生专程前来观看石自东作品,在他的作品前驻足40多分钟,热情交谈社会经济与艺术的关系,并回忆说年轻时曾很热衷于学习并临摹过伦勃朗,德拉克洛瓦的作品。并交流了在造型技巧上构成画面位置的重要。他说“石自东的作品的表达形式既现实又抽象,《中国农家灶的变迁》这件作品色彩表现的特点,是巧妙地使用灰色调中寻找夺目的光,能反映出中国社会民主的进步和艺术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石自东感叹这位老先生眼神依然锋利、透彻。他身兼社会多种职务,整天飞来飞去的繁忙之余还写了多部有关经济、文化方面的著作。

    卢浮宫沙龙展期间,石自东获得每天上午能够在卢浮宫临摹大师作品的资格。工作人员对艺术的敬业精神和忠于职守让他折服,同时他能看到很多已经退休的老年人晚上在卢浮宫学院和年轻人同班读美术史专业,或排队聆听免费的近现代美术史讲座,把学习现代艺术、当代艺术作为新生活的开始;在巴黎朋友的家中经常挂着的一家几代人的画作,可他们并非从事艺术职业,画画就像写日记一样自然……这些近距离的接触确实让人感受到巴黎之所以成为全球的艺术中心,并不是哪个国家只要有资金的投入就可以模仿的,而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都以了解艺术、传播艺术为永恒的时尚。圣诞节期间,在博物馆、美术馆前面排起的长队,来自全球各地上万名观众共赴大皇宫、卢浮宫艺术盛筵的场景,让石自东十分震撼。

    中国油画——已经立足在世界艺术舞台的最前排

    10年后的今天,当石自东再次走进卢浮宫,心情是截然不同的——10年前,他顶礼膜拜,现在,他坚定自信。这种自信既来自于身后一个日益繁荣强盛的祖国;也来自于他找到了特立独行属于自己的,又能让东西方读懂的绘画语言;来自于他对传统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吸纳和提炼;来自于根系中国人特有的智慧和情感;来自于面对复杂的国际背景和中国的现实问题的碰撞;他从容、正面地建构了他的文化艺术立场和态度。《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广播网、凤凰网、《中国文化报》、《广州日报》、东方画家网、辽宁美术家协会网、《欧洲时报》、俄新网、《莫斯科真理报》等国内外百余家新闻媒体对石自东取得的成就进行了报道。

    法国国家美术家协会主席弗朗索瓦·贝莱克在观看石自东作品时欣然写下感言:“我特别高兴并万分荣幸在大皇宫认识石自东先生,他让我们看到中国新绘画为当代艺术所作出的贡献,他创造性地把优雅与震撼力融合在一起,使作品达到某种完美,他笔下的题材质朴平和,但所蕴含的思想却令人炫目。他的作品令大皇宫的观者流连驻步,为不朽的中国赢得无上荣耀。”

    在中国百年的油画历史上,中国的艺术家一直寻求着立足世界舞台的支点,特别是世界艺术多元主张的今天,经济全球化给世界各国各种族的文化艺术带来巨大的冲击,在大碰撞、大融合的比较中优胜劣汰的趋势是十分残酷的,当法国国家沙龙评审团面对千姿百态的世界艺术优秀作品600余件,把最重的一票投给中国艺术家,当石自东第一个站在沙龙颁奖台上的那一刻,那是在宣告中国百余年的油画艺术——来自欧洲文明的舶来品,已经成熟地站在世界艺术舞台的最前排!那是几代中国油画家一个世纪的共同期待。(姝宏)

责任编辑:孙琳
 



线
   
校内网站:
兄弟院校:
媒体链接:
版权所有© 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