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外国语大学 > 新闻中心 > 媒体大外
网站首页      |     大外要闻     |     校园新闻     |     媒体大外     |     大外人物     |     校园展板     |     记者视角     |     规章制度       |     队伍建设
 
信息发布
大外人物

半岛晨报报道院长孙玉华教授——“语言让世界更加美丽”

稿件来源: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03-09-24   访问次数:

33年前,16岁的孙玉华被选送到大连外国语学院学俄语时,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这所大学的校长,她也没有想到,俄语从此成了她一生的追求,成了她最精通的一种语言,俄罗斯也成了她最了解、最喜爱的一个民族。

当孙玉华坐在院长办公室的阳光里,回首往事展望未来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也凝聚着深刻的思考。

 

当院长是全新课题

 

孙玉华是2002年被任命为院长,在这之前,她当了17年俄语系主任,1年副院长。对于一个以俄语教学为己任的教授来说,对于一个在俄罗斯国立赫尔岑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来说,当院长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走马上任后,孙玉华的第一个体会是:大学校长不好当。国家对大学投入不足,人们对教育的要求一年比一年高。在这种情况下,要提高教学水平,要把学校办得更好,就要付出更多的心血。白天,她要把全部精力用在院长的工作上,晚上10点以后,她还要备课,进行学术研究。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夜深人静时,孙玉华忙完一天的工作,坐下来备课时,她也感觉疲倦,可她不能让自己躺到舒服的床上去,如同一个战士不能离开战场,如同一个运动员不能离开训练场地。

孙玉华最着急的一件事,是大外没有博士点,在国际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必须早日设立博士点,孙玉华和全校员工正在为此而努力。

 

大外迁移旅顺口

 

一个旅顺口,就是半部中国近代史。大连外国语学院已经在旅顺口选址建设校园,2005年就要迁移到旅顺口。

当初选址时,有很多地方向大外热情招手,大外和大医经过反复比较,多方论证,最后选择了旅顺口。大外领导班子在论证新校区时,考虑的不是一代人的利益,而是大外长远的发展。他们要把新校区建设成花园式的大学,成为集各国文化的旅游风景区,50年后仍不落伍。大外现在的校区占地147亩,新校区占地达1500亩,是现在的10倍。孙玉华说,旅顺口在国外知名度很高,我们选择旅顺口是最佳选择。

孙玉华生长在旅顺口,作为一个旅顺人,孙玉华对自己的家乡有着深切的了解和刻骨铭心的爱,她说,旅顺口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教育基地。那座100多岁的俄式小火车站,那座记载日本人侵略罪恶的白玉塔,那座结束殖民地历史的胜利塔……就像一位位历史老人临风而立,向后人诉说着过去。看到一些文物古迹被破坏,孙玉华就心痛,她希望每一个炎黄子孙都能爱护我们的家园,她更希望大外的搬迁能让旅顺口更加美丽,当然,旅顺口厚重的历史文化也将成为大外生生不息的养料。

 

走遍俄罗斯大地

 

俄罗斯是孙玉华去过最多的国家,改革开放初期,为了寻求合作,她靠给做中俄贸易的公司当翻译的机会,到远东大学、伊尔库斯克国立语言大学联系合作办学,使大外俄语系在联合办学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后来,她又两次到俄罗斯留学,留学期间,她把大部分工资花到了旅行上,她到过许多城市、乡村和加盟共和国,几乎走遍了俄罗斯大地。

俄罗斯广袤的原野,粗犷的自然风光,使她万分陶醉,她说,俄罗斯是真正的地大物博,看到俄罗斯的山川、河流、森林,心里的烦恼就全都没有了。而俄罗斯的历史、文学、建筑,都融合了全世界的精华,走进列宁格勒,走进莫斯科,走进每一座有特点的城市,就是走进了欧洲历史文化精美的艺术长廊,让人流连忘返,让人过目不忘。

大自然培育了俄罗斯民族热情奔放的性格,他们高水准的文化素养,高度的精神文明,永不退色的爱国主义精神,更让孙玉华欣赏和佩服。在公共场所,没有人大声喧哗,大家都在看书,说话时,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见,买东西只要有两个人就排队。孙玉华认为,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将决定国家的发展潜力,俄罗斯民族的精神世界是丰富的健康的,这就是俄罗斯巨大的发展潜力。

20世纪80年代,孙玉华从俄罗斯归来时,她觉得在文明程度上,我们与俄罗斯有很大差距,现在,她不这样说了,因为20年来,我们的进步非常大。她相信,我们走向精神文明的步伐会越来越快。

 

精彩对话

l      人最大的敌人是不自信

l      俄罗斯文学使我心胸开阔

l      对生活要求低,对工作要求高

l      对儿子的教育是个失败

 

问:学俄语并不是您的志愿,可以说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可是您却把俄语学得非常好,达到了最高水准,您可以用俄语思维,在电话里,俄罗斯人不相信您是外国人。您学习的动力是什么?

 

答:是自信。我认为,人最大的敌人是不自信,人活着要有尊严,不能认输。我刚开始学俄语的时候,就下决心要把它学好,后来,我就全身心地爱上了俄语。在俄罗斯留学时,我每天早晨6点就起来听广播,练习听力,中午买个面包到电影院去看电影,晚上和俄罗斯人聊天,练习口语,10点以后回宿舍读书,研究教学法,直到深夜。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只要你想做,对自己有信心,你就能做到最好。

 

问:俄罗斯文学是一座宝库,我国的翻译家翻译了大量文学名著,特别是19世纪的作品,给了我们很多文化滋养。您精通俄文,一定读过很多原文作品,那么,俄罗斯文学给了您哪些收获?

 

答:我非常喜欢俄罗斯文学,我国的老一代翻译家俄文水平高,中文修养也高,他们翻译得非常好,但是,译文和原文总是有差距的,我读原文更能感受到俄罗斯文学的博大精深,它们是世界文学宝库中最丰富多彩的,我喜欢读普希金、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优美、明快、深刻,也喜欢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罪与罚》、《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等作品,他对社会弊端揭露得非常透彻,对人的心理透视得非常准确,读完他的作品,仿佛自己都变成了一个心理学家。

我现在正在给出版社重译普希金的名著《上尉的女儿》,我国已经有25个版本,但我还是根据原文译,原文的魅力是永恒的。

 

问:您为俄语、为事业倾注了这么多的热情,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可是,您又是一位妻子,一位母亲,您是不是忽视了家庭生活?

 

答:没有,我的家庭生活很幸福,我是个急性子,我丈夫脾气好,我们正好互补,他也是学外语的,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家务活大多是我干,孩子也是我带,我不爱管钱,所以,我们家的钱由他管。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差不多就行,但对工作的要求很高,专业一定要优秀。

我喜欢散步、游泳、爬山,我们常常在早晨到东海头,去爬十八盘,运动使我精力充沛。

我的儿子也很好,性格开朗,助人为乐,充满爱心,他喜欢数理化,可高考时,我们却强迫他学外语,现在看来是不对的,他上大学后,我反思自己,觉得这是我教育的一个失败,所以,我跟我爱人说,儿子考研究生的时候,我们不能再强迫他。

让孩子学习他喜欢学的东西,才有利于他成才,也是我们当父母的对孩子最大的爱。

 

人物档案:

孙玉华,女,汉族,1954年出生于旅顺口。1970年从54中学选送到大连外国语学院俄语系学习,1974年毕业留校,在俄语系任教。期间,先后到黑龙江大学俄语学院、北京大学俄罗斯文学研究生班、前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学习,1997年至2000年,在俄罗斯国立赫尔岑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孙玉华长期工作在基础课教学第一线,积极运用现代教育教学思想改革传统教学方法,总结出一套适合中国学生的俄语教学方法,深受学生欢迎,先后被评为大连市优秀专家、辽宁省优秀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并授予全国优秀教师奖章、辽宁省劳动模范、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辽宁省中青年拔尖人才,并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最近,又荣获教育部首届百名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

在学术研究上,孙玉华也取得了突出成就,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近40篇,并出版了《旅居俄罗斯》、《俄语视听说教程》、《俄语实践语法》、《外国语言文学与教学研究》、《中国俄语学生习题集》、《篇章在中国俄语学生高年级学习阶段的整合作用》等专著,主编了《俄汉外经外贸词典》、《俄汉实用大词典》等工具书

责任编辑:
 



线
   
校内网站:
兄弟院校:
媒体链接:
版权所有© 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