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外国语大学 > 新闻中心 > 记者视角
网站首页      |     大外要闻     |     校园新闻     |     媒体大外     |     大外人物     |     校园展板     |     记者视角     |     规章制度       |     队伍建设
 
信息发布
大外人物

网络新词“给力”吗

稿件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王莉莉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16-08-25   访问次数:
2010年1125号,教育部发布了年度新词调查报告,“蚁族”、“被就业”、“杯具”等网络新词成功跻身于2009年新词条之列。自此,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社会各界不同反响。我们从这些词汇中看见了什么?网络新词到底有着怎样前景?我们又该如何正确地看待网络词汇?
新词是社会的缩影
新词的源头是社会现实,民众经验和共同的心理情绪。据教育部表示,这次调查的新词主要限于报纸、广播、网络新闻等主流媒介,其中包括源于生活的总结性词汇,和来自网络的创造性词汇。但是无论是哪种词汇,都是通过网络传播扩大,直至被社会所熟知,反映社会集中问题、体现多元价值取向成为新词最为重要的特点。“躲猫猫”源于司法空白处人命被践踏侮辱;“血拆”始于自焚火光中的悲天悯人;“蚁族”指的是大学生低收入聚集群体;还有“被就业”、“被代表”体现了群众无力维权的无奈与自嘲。它们活生生地反映出时代的面目、浓缩了真实的世道人情,在调侃和讽喻中透露出愤怒与无可奈何。
有人说,新词出现的最初原因是文字的简化,高速发展的网络科技催生了简洁明了的表达方式;有人说,新词的出现来自于现实中人们浮躁的心理,快节奏的生活激发了人们的创造性。对网络新词到底拥有怎样的评价,社会上一直争论不休。其实,就我看来,网络新词的出现不仅起到通俗易懂且印象深刻的作用,更承担起反映世态民生的功能。来来往往的新词都是有温度的,测量着民生的处境是温暖还是寒冷。
新词到底能走多远
09年已然远去,10年也即将结束。面对“杯具”旧的腔调,“给力”似乎更加新潮。其实,这也暗示了网络新词的发展趋势:一方面,新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生活对话甚至正式场合中;另一方面,新词也在已一种不为人知的形式退出舞台,直至被社会遗忘。据有关网络语言的调查显示,年度新词每年三层“隐退”。其中包括只是昙花一现的低频词语,但是更多的是当年广泛使用的高频词汇。它们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而消失,或者留下模糊的印象。与此同时,现实和媒体一如既往地制造着新词,并在大众中传播不息,以至于在国家语委报告公布后,有的网友按捺不住,又热情地总结着今年的新词:给力、李刚、我代表……
《江苏省给力文化强省》——“给力”一词一度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引起社会广泛争议。有人说,党政机关报对给力的使用正是网络词汇“转正”的最有力的证明;也有人说,“给力”用于标题本身就是一种失误,网络词汇永远也难登大雅之堂。其实在我看来,国家对新词条的公布本身就是对包括网络词语在内的新词语的认可,至于它最终有多大影响还得取决于词语本身的质量。如果其存在的原因只是为了愉悦大众,那它必然会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今天有“杯具”,明天有“给力”后天或者又有新的词汇将之代替;如果它的存在反映了深刻的社会现实,即使时间在流逝,它曾经所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可替代的。
流变的新词,不变的情绪
对于网络语言,专家们的态度经历了一个从“不屑一顾”到“研究讨论”的过程。那么,对于网络用语这种特殊的文化景观,我们该怎样认识,又怎样对待?  
    
    撇开其他的条件不说,单从语言发展的角度来探讨,这种现象其实很正常,语言不是试管里的试剂,而是汪洋大海,复杂、多样就是其固有的特点。面对网络词汇里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们本身就该本着宽容的态度。况且,网络文化同青年的语言紧密相连,方便了网民的交流,体现了现代人生存和思维状态的新语言,在语言史上具有跨时代的历史意义。
当然,语言的规范的确相当重要,但是规律制约下的语言发展必然会使网络语言走向正轨。其实,网络语言的出现恰恰说明我们的国家在发展、开放,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语言相互渗透才能使整个时代的语言丰富起来。语言是一种文化,一个民族要有前途,靠的是文化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新词语用过了并不可怕,语言僵化、词汇贫乏,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新词在迭出更替中证明这样的情势:民众的处境缓慢改善,新词的交替是不可阻挡的现实。层次不穷的新词形成了一种民间的话语体系,它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悉和掌握,这种新词的话语方式独自发挥着积极作用,任何话语体系无法遮盖。无论新词如何速朽,现实如何坚硬,改变已经蕴含其中。网络新词“给力”吗?我想,是的。

责任编辑:徐 莉
 



线
   
校内网站:
兄弟院校:
媒体链接:
版权所有© 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中心